さおり

竹马主 副翔润
码字龟速

【竹马】遇见来时的你

【竹马】遇见来时的你

*题目和正文毫无关系系列
*五千+流水账我在写什么…小甜饼啊:)
*有虫…大概…

0
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迷,二宫和也所能看见的世界里,只剩下了黑白交错的光影。

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虚无的世界中他不知道要面向何方,不知道要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本来以为能与那人比肩前行,与那人长相厮守,但也许是他跑的太快,猛然回头的时候,却空空荡荡,无一人踪影。

1
“二宫医生,你的病人来了。”

听见了前台叫自己的声音,二宫和也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整理了一下刚才因为盘腿坐在沙发上而弄皱的白大褂,从准备室走出去的瞬间换上一副完美的笑容,面对自己的患者。

做牙齿矫正永远需要时间。眼前是一个穿着打扮光鲜亮丽的年轻姑娘,面容姣好,打扮得体。唯一美中不足的也许就是正在做矫正的牙。

不过她的矫正时间也快结束了,牙缝也都合拢,牙周病也将近治愈,这也让二宫有了一种作为医者的自豪感。

当二宫宣布这次矫正结束,下次矫正时间的时候,眼前的姑娘却着实让二宫和也小小惊讶了一下。

“二宫医生怎么不戴平常戴的戒指了呢?以前做完的时候都是会戴上的。”

二宫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摘下手套的右手无名指上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浅浅的痕迹,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长期戴戒指所留下的。

“嗯刚才洗了把脸就没带,与担心我的戒指相比还是接男朋友电话比较好吧。”二宫和也指了指姑娘手中的手机,离开座位回了休息室。

他从脱下的大衣的内袋中拿出了那枚今天未被主人所佩戴的戒指,放在手中摩挲,翻来覆去的。

并不修长甚至是有些短的手指感受这戒指的表面,有些地方还有一些细小的划痕。二宫将戒指举到自己面前,借着光看着里面的刻字。

A&N

简单的字母却让二宫的喉头骤然发紧,满心的苦楚都涌上喉间,却又不得不吞咽下去,只有用深呼吸去平复自己一瞬的失控。

明明前段时间还和那人说过想换一个戒指,今天之后却已不需再换了。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二宫和也抬起头看了眼来人,把戒指重新放回口袋里。

“走吧nino,”松本润把自己的白大褂往沙发上一扔,“我请你喝酒。”

下午五点的居酒屋的确是没什么人,两人也乐得清净,找了个最靠里的角落入座。

没什么是一杯啤酒不能解决的。
如果一杯不行,就两杯。

对于二宫和也这样的一喝就醉的人来说,也就一杯半吧。

松本摇着半杯啤酒,看着坐在对面的二宫和也。松本润不说话,二宫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松本润熬不住这种微妙的空气先开了口,

“nino,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二宫和也直视松本润,眼角发红,耳朵也红,眼睛湿润,但没有流泪的痕迹。

“松润,”二宫喝了口酒,眯了眯眼睛,又把剩下的大半杯都喝下肚,“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樱井翔把你抛下了去找了他的初恋情人你会怎么办?”

2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在一起十年了,而他们认识也已二十年了。

前十年他们作为竹马,一起成长,一起度过青春期和整个少年时代。

后十年他们作为恋人,并肩前行,度过了每一个美妙的白日和夜晚。

十年的时间很长,长到他们互相熟悉了彼此的喜好,彼此的每一个表情,相叶雅纪只要稍微看一眼二宫就知道现在的二宫想打游戏还是想看漫画,二宫和也也只需看一眼相叶雅纪的冰箱采购情况就知道他今晚想做生姜烧还是咖喱。

二宫和也沉迷其中,他曾经幻想过能和相叶雅纪一直一直在一起,他觉得他可以做到,他们可以做到。

但这世界最残酷的就是幻想。

二宫不会幻想什么,他认为活在现在才是最好的,但他却不止一次的幻想着与相叶雅纪的一生。

海边的房子,有着草坪的花园,路旁的梧桐树,透过窗帘的阳光,餐桌上的两人餐具,随处可见的显示机,堆满游戏碟和漫画的柜子,以及每个角落里相叶雅纪的气息。

当二宫从家里搬出来,拖着大旅行箱来到自己的医院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幻想结束了。没有房子,没有花园,没有游戏碟和漫画,没有了相叶雅纪。

就像被打碎的玻璃,呈现着不规则的形状,躺在地板上反着彩色的光。

他摘下了这十年中一直戴着的戒指,握在手心,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将它放进了口袋。

他以为自己能做到放下,以为自己能接受相叶这么做,以为自己能真心祝福相叶,但是他却把与相叶一起购买的所有都从家里搬出来,让自己已经没有相叶的生活中充满着相叶雅纪的痕迹,把那枚戒指好好保存,时不时的拿出摩挲。

二宫和也完全不敢想象,他不敢想象过几天回到家的相叶雅纪看着空荡的房间会怎么想,他不敢想象相叶雅纪会不会再联系自己,他不敢想象相叶接到自己的分手信息之后的表情。

他连想象都不敢又怎敢面对。

二宫离开了,做了一名胆小鬼,做了一名他最讨厌的胆小鬼。

“nino……”

松本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见了二宫和也的慌张,看见了他的无措,这是松本润曾经经历过也经历了太多的。

但这种时候谁都无能为力。

3
二宫和也是在两周前的时候偶然发现相叶在和他的初恋女友聊天。

他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谁没有个初恋女友啊是不是,相叶雅纪可是被他二宫和也硬生生拜弯的他二宫和也还骄傲着呢。

但是后来二宫和也有点觉着不对了。

相叶雅纪开始偷偷摸摸的跟她打电话,每次打电话都兴奋的手舞足蹈不能自已,还特别怕让二宫听见,每次都会站在阳台上或者在房间里关上门打电话。

二宫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相叶雅纪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是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还是好好跟相叶雅纪说清楚。

但是他所能感觉到的,是相叶雅纪的隐瞒和自己的害怕。他开始质疑自己,他担心相叶雅纪说不定已经不再喜欢他二宫和也了,说不定已经厌烦他二宫和也了,说不定在某一天的什么时候,相叶雅纪就消失在二宫和也的生活里了。

他不敢开口,他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他更怕的是相叶雅纪离开。

相叶雅纪走了,二宫和也就什么都不剩了。

直到昨天相叶雅纪告诉二宫,他要回一趟千叶,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以及一点期待和狡黠。

那是他的老家,也是他的那个初恋在的地方。

原来他真的要走了。

没有问相叶去千叶的理由,二宫只是静静的在门口站着,看着他开开心心的出门,看着他挑染的栗色头发在阳光下反着金色的光,看着他在电梯口向自己挥手,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看着相叶雅纪消失不见。

二宫突然想流泪。

二宫关上门,闭了眼睛倚在门上,不知想些什么。

他可能想了和相叶在一起的这二十年,可能想了和相叶生活的点点滴滴,可能想了上次相叶做的失败的麻婆豆腐,可能想了他们还没有打通关的游戏。

但当二宫睁开眼睛的时候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发现自己靠着门坐在地上,抬起头来的时候才感到脸颊湿润。

也是,都二十年了,二十年面对的都是一个人,自然会厌烦的吧。

二宫和也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抽完了一支烟。他将打火机和烟放在茶几上,站起来把自己弄乱的毯子铺正,摸了摸白色沙发的靠背,最后拿起了自己的拉杆箱。
他把房间的钥匙放在玄关的柜子上,然后跨出了这个屋子。

二宫和也背对着房门反手把门关上,他不敢回头。

回头了,就走不了了。

他拿出手机,将自己编辑好的短信发出去,习惯的看了眼时间。

23:59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二宫和也抹了一把发红的眼睛,走出了公寓大门。

4
手机的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明晃晃的几个字让相叶浑身发凉。相叶雅纪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有点发蒙,明明昨天还好好的送自己出门今天就分了手。

但他可能也隐约知道点什么,他虽天然,但那杏眼却看的透彻。

相叶的手不自觉的发抖。

他昨天晚上因为对今天的事过于兴奋导致手机关机嗨到凌晨三点,再睁开眼睛已经是大中午了。就算他用最快的速度办完所有的事再回到东京也得晚上5点左右。

这一天要是二宫出了什么事,相叶就可能不用活了。

相叶雅纪把手机扔到床上,用了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套上了衣服。

相叶雅纪发起狠来连自己都害怕。

二宫和松本在居酒屋里从黄昏一直喝到夜半,两人摇摇晃晃走出酒馆后就看见一脸严肃靠在车旁的樱井翔。

不知道为什么二宫和也的鼻子就酸了。

樱井从二宫手里接过喝的醉醺醺的松本,但眼睛一直看着二宫,担心的样子和紧缩的眉头在二宫的眼里有点滑稽。

二宫笑着摇了摇头挥了挥手让他们走。

“真没事?”

“没事没事,你赶紧和J走吧,太晚了。”

二宫说着又紧了紧自己的衣服,抱着手催俩人回家。

樱井抿了下嘴,没有动身。

二宫看着如此坚定的樱井翔笑弯了嘴角,“没事,我回医院,你赶紧和J回家吧。我就知道得喝成这样才提前让J给你发短信接他回家的。”

樱井是聪明人,这点二宫知道。

“我回医院,有事就给你打电话了。”

“行,你自己小心。”得到这样的回复之后樱井才点点头坐上了驾驶位。

二宫挥挥手转身走向自己的医院,他在自己走出很远后才听见身后汽车发动的声音。

二宫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温柔的,他们会在他论文获奖的时候第一时间发来祝贺,无奈又骄傲的看着他一次一次的得意模样;他们会在他腰疼复发的时候强行更改旅游行程,就算耽误了时间也要确保他的身体健康;他们会陪着难受的他一家一家的喝酒,不说出安慰的言语只是安静的陪着他用酒精麻痹自己;他们会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守望,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才转头离开。

可是从今天开始,那个二宫看来最为温柔的人就不会陪在他身边了,相叶雅纪不会在他身边了。

相叶不会像樱井接醉酒的松本一样来接二宫了。

二宫和也一路低着头走到了自己的医院门口,夜晚的风吹的他身体生冷,二宫又紧紧衣服,突然有些后悔。

他后悔和相叶雅纪分手了。

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想狠狠的骂句脏话却被一个拥抱堵住了所有的语言。

二宫下意识的想挣扎却在那人怀里愣住,木质的香气在二宫鼻间萦绕,那是二宫闻了快二十年的味道。

“小和。”那人低低的声音从二宫的头上传来,二宫并未挣扎那人却把二宫抱的更紧,相叶的手紧紧的拥抱着二宫,一刻也不敢放松。相叶知道他正拥抱着的人是风系的男子,一个松手就可能会消失不见。“小和,我…”

二宫还处在迷茫中没有缓过神来,他刚刚还在想的人现在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用着如此大的力气拥抱着自己,就好像想把自己揉进他的怀里。

“爱拔桑…疼…”

二宫轻轻的推着相叶的胸口,相叶一个惊慌连忙把怀里的人从自己胸口抢救出来,没过两秒又把二宫的脑袋埋进自己颈窝。
“小和,我…”

慌乱的声音和颤抖的尾音就算二宫看不见相叶的脸,也能想象出相叶现在慌乱的表情,二宫没由来的退缩了,害怕了,在没见到相叶之前的后悔心情在见到相叶之后也变成了逃避。

二宫害怕相叶来跟他做最后的告别然后奔赴向有着那个人的远方。

二宫不想听见相叶说那样残酷的话语。因为相叶雅纪是那样温柔的人啊。

二宫吸了口气,决定让自己来做这个恶人。他抢在相叶之前开口:“爱拔桑我觉得我们还是…”

“小和要跟我分手我还不同意呢。”相叶手抚上二宫的后脑,摸着一头柔软的头毛,手在颤抖,声音也在颤抖。

打断了二宫本来的发言,手上又加大了力道,努力又拼命的拥抱着二宫,感受着二宫的存在,感受着二宫的呼吸,感受着二宫的温度。

相叶正拥抱着他的全世界。

“我还没和小和一起把游戏通关呢怎么会分手呢。就算通关了我也永远不会和小和分手的啊。”

“小和的那条短信我是不会承认的哦,因为那是小和单方面的决定啊,完全没有效力的。”

“小和,相信我。”

“相信你的相叶雅纪。”

二宫不知道他的眼泪是什么时候流下来的,就像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原谅相叶的。

也许是相叶的真情告白的时候,也许是相叶拥抱住他的时候,也许更早。

二宫有很多问题想问相叶,想问他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突然去千叶,为什么要瞒着他这么多事,为什么要让他伤心。但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了句还带着哭腔的“爱拔桑…”

二宫问不出来一句话。

“小和前段时间不是说想换个戒指吗。”

“嗯?”二宫和也抬起头,从相叶的怀抱中出来,眼泪还在脸颊上呆着,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相叶雅纪。

相叶有点慌,他极少看见二宫哭,他赶紧用手擦掉二宫脸上的泪,慌乱却又细腻。

“…所以我…就特地去美香那拿戒指了,她现在当了珠宝商了我就跟她说想让她帮忙订做一对戒指,但是这事又不能告诉小和,要不然就不是算是给小和的惊喜了…”相叶雅纪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最后瘪着一张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二宫和也,活像只委屈的大兔子。

相叶说完话死死的盯着二宫的表情,自己的这番话能让二宫有多大的缓和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挽回分手的局面也许只能看造化。

和他相叶雅纪的顽强意志。

二宫没了脾气,谁还能对这样的相叶雅纪发脾气。

反正他二宫和也做不到。

“那,戒指呢?”

“唉?”以为免不了小尖嗓的一顿教训的相叶有些意外。一改刚才的紧张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喜,“那咱们是不是不分手了!”

二宫撇开了脸移开了眼神,努力的压下自己上翘的嘴角。

“戒指啊笨蛋!你今天特地去千叶拿的戒指呢?”语气中气十足,耳垂却红的一塌糊涂。

相叶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喜欢过二宫的耳朵。

“这呢这呢!小和我给你戴上!”

相叶兴奋的就快蹦起来了,刚拿出戒指的盒子却被二宫一把抢走,稍稍抬起头用上目线瞅了一眼兴奋状态的相叶雅纪,傲娇不改,“我才不用你戴。”

顿了一会又侧过身斜着眼瞅了一眼相叶,看着他完全遮盖不住的笑颜和一脸的褶子,撇撇嘴。

真是。

“気持ち悪い!”

5
松本润觉得自己应该需要一副墨镜。在室内也能戴的那种。

他看着眼前俩人手上的戒指,和这俩人腻腻歪歪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家正在餐桌上和大野讨论金枪鱼的一百种吃法的樱井翔。

松本润觉得樱井翔最近可以不用睡床了,沙发挺适合的。

—Fin—

【竹马】漫画书与打直球

*初试水
*放飞自我,玩梗严重
*不知道怎么想的标题

放弃往往都是很难的,
每个人都有他不想放弃的事物。
比如说学习好的孩子不愿放弃每一分钟刷题的时间
比如说喜欢钓鱼的渔夫不愿放弃难得的出海打渔的机会
比如说成为狗奴猫奴的铲屎官们不愿放弃与他们亲近的每一分钟
再比如说二宫和也不愿放弃他看了一辈子的jump
“哪有一辈子你才活多久快给我!”
松本润从二宫和也的汉堡手里夺过只剩了一本而被二宫和也抢先买到的jump。
“都要考试了nino你赶紧复习去别看漫画了让我看,没事隔壁班樱井翔我帮你看着绝对不让他有复习的时间,这次的第一还是你的。”
二宫和也糊了把脸
“知道为什么我肯把jump借你而不是那个黑面包大野智吗。”
松本润沉浸在少年热血漫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因为我相信你是个处女座不会把我的漫画书乱折角对吗。”
松本润停下了自己粗鲁的对待这本可怜jump的右手。
“好了J我去复习了看看今年的理科有多简单。”
二宫和也拍拍屁股走了。
二宫和也你变了你不是这样的弟控。
我可能认识了假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J高的传奇之一。
你认为他是染着黄毛打着耳洞的不良少年吗
你认为他是敢不顾一切和老师顶嘴的班级倒数吗
你认为他是沾花惹草四处留情的风流浪子吗
不,你错了
他仅仅是个宅男。
“去他妈的宅男他可是我男神好吗!”
高一的二宫教教徒西畑大吾一巴掌拍在了同班的小泷望的脑袋上
虽然他得踮踮脚
“你见过每天玩游戏超过十小时的人还能考年级第一吗?你见过会自己作词作曲还能自弹自唱的吉他大手吗?”
“……没”
“你知道他有多池面吗?你知道他打游戏有多好吗?你知道他有多白吗?你知道他有多天才吗?你知道他有多男前吗?你知道他跳舞有多好吗?你知道他演技有多好吗?你知道他唱歌有多好吗?你知道…”
“还说,没看见你崇拜的二宫和也在前面篮球场那坐着呢吗。”
“对不起!前辈!”
西畑大吾揉了揉被自家直属前辈村上信吾拍疼了的后脑勺,眼神一直不离在篮球场边上坐着的二宫和也。
“在篮球场边那种地方还能打的进去游戏不愧是我男神!”
没错,正如西畑大吾所说,二宫和也在J高无数传奇之中的确有着一席之地。
J高从建校以来就有着无数传奇。
比如明明是政界公子哥却染了一头黄毛还打了耳洞穿了脐钉然而成绩相当可观的樱井翔
比如热爱钓鱼和绘画时不时捏个泥塑却做什么都超级上手迷迷糊糊破了好几个校记录的大野智
比如被称为不老童颜经常被用来与那几个褶子精相比的二宫和也横山裕和三宅健
再比如J高人形兵器冈田准一
而二宫和也则是以游戏著称,毕竟打的一手好游戏还能时不时考个第一的没几个人。
松本润坐在二宫和也旁边,他刚从jump的世界中走出来就看见了学弟西畑大吾的身影。
“哎nino你的小迷弟。”
“嗯注意到了,反正他也在说我哪点哪点好吧。”
二宫和也头也不抬的打着游戏,看到成功通关的时候才抬起头转转脑袋用手掰掰下巴。
“我就佩服你这点,能一边玩游戏还能注意到这么多事情。”
“我也佩服你真能和樱井翔吵架这么多天,连他踢球都不去看。”
“切。他要不来找我我才不去找他。”
“你是刚上小学跟朋友吵架的小学生吗,小学生都不这么吵架了。”
“你不也是,相叶叫你来看他打球结果你就在这打了一个小时游戏?”
“对于我来说只是打游戏的场所变了而已,最后知道了比分就行了。相叶能赢最好,游戏通关也挺重要的。”
二宫和也默默的转头,看着松本润的身后。
“翔ちゃん!”
松本润一个激灵。
“卧槽没人你吓我干嘛吓死我了。”
“jump我拿走了一会还得借爱拔呢。行了他比完了我看看比分多少先走了!”
松本润看着远去的二宫和也和他的那本jump,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吐槽说出了口
“你那么喜欢相叶雅纪就跟他说啊,自己一个人在那憋着多难受。”

二宫和也喜欢相叶雅纪?
J高高二部两大巨头的恋爱?
“你从哪只眼睛看出我喜欢那个笨蛋的?”
“哪有啦哪有啦我和小和是亲密无间的竹马关系哪有什么恋爱。”
来自两大巨头的否认。
大野智:他俩啊…谁知道呢ぶぶぶぶ
樱井翔:嗯?现在他俩还没有表示恋爱,你从哪听来的传言?
松本润:……二宫和也是真的喜欢,相叶雅纪是真的直。
“小和你看到我比赛了吗?看见我进球了吗?”
“嗯嗯看见了,恭喜。给,这周的jump。”
二宫和也从自己包里拿出刚从松本润手上拿回来的jump交给相叶雅纪,相叶雅纪接过来翻了翻,
“果然小和还是在我喜欢看的地方折角了啊谢谢小和!”
“嗯嗯嗯不用谢,你什么时候帮我把最新的游戏买了表达谢意?”
“……啊nino电车来了快上车!”
……至于把称呼都改了吗。
“小和,松润和翔吵架是真的吗?他俩不是一直都挺好的?怎么突然就吵架了?”
“你想知道?”
点头
“樱井翔和松润都不吃香菜突然有一天松润吃了香菜樱井翔认为松润背叛了他。”
沉默
“小和,我回去给你做汉堡肉,我绝对不做生食和贝类。”
“你先把一把盐和一撮盐分清。”
“……是,对不起。”

人的世界很小,珍视的东西更少。
就像相叶雅纪他珍视每次的考试分数不至于被他老爸用锅铲暴打,珍视他的棒球春季联盟为了自己去不上的甲子园而热血,珍视每周小和借给他的折角的漫画因为这样自己就不用那么麻烦。
就像二宫和也珍视他的游戏记录
还有他最珍视的相叶雅纪
“J。”
二宫和也严肃的叫了松本润的名字。
一点都不严肃好吗
“嗯?”
“人的一生都是在后悔中度过的对吧。”
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也许吧。”
“我不想后悔一辈子。”
所以呢
“我想看看相叶雅纪什么态度。”
直说你想追他不就得了
“nino,你想好了,他看起来真的是个直男。”
二宫和也瞥了一眼松本润
“你第一次看樱井翔是不是直男。”
“……是”
“现在呢?”
沉默
“……你去吧nino。别让自己后悔。”
于是今天放学的二宫和也一直在想自己的心事
相叶雅纪并肩站在二宫和也的身侧,跟二宫讲着他今天遇见的趣事。
意外的没有得到小尖嗓的吐槽,相叶有点奇怪的偏头去看二宫和也。
夕阳的光打在二宫和也的侧脸上,刘海软软的垂在额头上,在眼前形成一片阴影。二宫的鼻梁特别挺但是鼻尖却是肉肉的,猫唇的下方点着一颗小小的痣,完美的绝对领域让相叶看了个一干二净。
像是感受到了相叶的视线一样,二宫也偏过头去看相叶雅纪,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相叶雅纪眼中只有那湿漉漉的上目线了。
“没,没事,刚才小和不理我我想问问小和怎么了。”
“啊没有,在想事。”
相叶雅纪转回了头目视前方。他的内心一片平静。
个屁。
相叶雅纪用他17年的人生保证,他的内心那种dokidoki的感觉真的是第一次。
完蛋了,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相叶雅纪没由来的脸上特别烫。
啊,幸亏是夕阳啊。
相叶雅纪的那颗懵懂的少男心无处安放的同时,二宫和也内心也饱受煎熬。
我该怎么说才能让相叶雅纪知道我喜欢他呢,我该怎么做才能让相叶雅纪知道的同时不讨厌我呢,我该怎么做才能不影响到我俩的正常相处呢?
二宫和也从没有一刻像这样讨厌自己聪明的脑袋瓜子。
因为依照他自己的性格根本没有办法爽快的打直球。
“再想想吧。”看着自己的马里奥被火棍扎死,二宫和也果断的抛开了手中的wii。

相叶雅纪拉着樱井翔来到了自己家的桂花楼。
“翔桑你想吃啥随便点!我家菜单上没有的我给你做!”
樱井翔看了看面前的相叶雅纪,又想了想上次的麻婆豆腐引发的血案。
“……相叶,你找我有啥事?”
相叶雅纪迅速的抓起了樱井翔的手,“翔酱我这么抓着你的手你有那种dokidoki的感觉吗。”
你怎么了相叶雅纪。
我喜欢松润。
“没有。我喜欢松润。”
“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松润,但是我对小和有那种dokidoki的感觉了啊。”
樱井翔内心的八卦之魂燃烧了,这家伙看上去直到不能再直原来真的喜欢二宫啊。
樱井翔又想到他跟松润吵架和好的时候松润告诉他nino可能要跟相叶告白的事,他觉得身为J高人人都拜的樱井神社有义务做名好助攻。
“相叶雅纪,你告诉我,你对nino的态度是像对我或者松润或者大野一样的那种还是像我对松润的那种?”
樱井翔正在疯狂转动他的脑袋。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那天看到小和的侧脸就有一种想一直和他在一起的dokidoki的感觉。”
“那你对别人,嗯,对女生有这种感觉吗?”
“没有!”
听到相叶雅纪坚定的否决之后,樱井翔和善的笑了。
“等,等下。”
樱井翔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嗯?怎么了?”
“爱拔桑,你刚才说你什么时候对nino动心了?”
“昨天晚上回家时候看着小和的侧脸。”
呵。侧脸杀。
“那,nino跟你有说什么吗?”
“就是因为没说什么我才不知道要怎么办啊,我是该跟他告白啊还是应该继续这种朋友关系啊?翔酱?”
原来二宫还没说啊。
樱井翔思考了一下二宫和也的性格,迅速的分析了这两人谁先告白在一起的几率会大点,给出了相叶最好的建议。
“我觉得你应该打直球。”
“唉?”
“nino不是最不能应付你的直球吗,你要是直接跟他说还比较好,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真的?”
“嗯,我觉得可以。”
“那翔酱当时是怎么和松润说的?”
我可以拒绝回答你的问题吗相叶雅纪。
得到了樱井翔的建议之后相叶雅纪回家思考了很久。
他看到了桌面上的jump。

“给,小和的jump。”
二宫和也看着现在自己家门前的相叶雅纪,他很想吐槽却不知道从哪吐起。
最后还是揉了揉自己的脸。
“我说爱拔桑,今天是日耀日好吗。在这么一个大家都休息的日子里你早上八点就现在我家门口只为还我本jump?”
相叶雅纪笑的一脸阳光。
“小和,你打开看看。”
唉?
他把我的jump撕了?
二宫翻开了jump,发现在自己折角的那一页夹着一张纸。
『好き』
二宫和也有点懵。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收起笑容正经严肃的相叶雅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和,我喜欢你。”
相叶雅纪看着一脸震惊的二宫和也,又打了一发直球。
“想跟你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二宫和也低下了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笨蛋。”
二宫和也走到相叶的身边。
“这种事要偷偷说啊。”

—END—
*玩梗严重:)

猜猜这圣光里的人是谁(。・ω・。)ノ♡

提示是闪胸哦ヽ(゚∀゚)ノ


我看到了mamo脸上大写的嫌弃[doge]


mamo来开启2月!


八月!我现在在担心我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