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おり

竹马主 副翔润
码字龟速

【竹马】漫画书与打直球

*初试水
*放飞自我,玩梗严重
*不知道怎么想的标题

放弃往往都是很难的,
每个人都有他不想放弃的事物。
比如说学习好的孩子不愿放弃每一分钟刷题的时间
比如说喜欢钓鱼的渔夫不愿放弃难得的出海打渔的机会
比如说成为狗奴猫奴的铲屎官们不愿放弃与他们亲近的每一分钟
再比如说二宫和也不愿放弃他看了一辈子的jump
“哪有一辈子你才活多久快给我!”
松本润从二宫和也的汉堡手里夺过只剩了一本而被二宫和也抢先买到的jump。
“都要考试了nino你赶紧复习去别看漫画了让我看,没事隔壁班樱井翔我帮你看着绝对不让他有复习的时间,这次的第一还是你的。”
二宫和也糊了把脸
“知道为什么我肯把jump借你而不是那个黑面包大野智吗。”
松本润沉浸在少年热血漫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因为我相信你是个处女座不会把我的漫画书乱折角对吗。”
松本润停下了自己粗鲁的对待这本可怜jump的右手。
“好了J我去复习了看看今年的理科有多简单。”
二宫和也拍拍屁股走了。
二宫和也你变了你不是这样的弟控。
我可能认识了假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J高的传奇之一。
你认为他是染着黄毛打着耳洞的不良少年吗
你认为他是敢不顾一切和老师顶嘴的班级倒数吗
你认为他是沾花惹草四处留情的风流浪子吗
不,你错了
他仅仅是个宅男。
“去他妈的宅男他可是我男神好吗!”
高一的二宫教教徒西畑大吾一巴掌拍在了同班的小泷望的脑袋上
虽然他得踮踮脚
“你见过每天玩游戏超过十小时的人还能考年级第一吗?你见过会自己作词作曲还能自弹自唱的吉他大手吗?”
“……没”
“你知道他有多池面吗?你知道他打游戏有多好吗?你知道他有多白吗?你知道他有多天才吗?你知道他有多男前吗?你知道他跳舞有多好吗?你知道他演技有多好吗?你知道他唱歌有多好吗?你知道…”
“还说,没看见你崇拜的二宫和也在前面篮球场那坐着呢吗。”
“对不起!前辈!”
西畑大吾揉了揉被自家直属前辈村上信吾拍疼了的后脑勺,眼神一直不离在篮球场边上坐着的二宫和也。
“在篮球场边那种地方还能打的进去游戏不愧是我男神!”
没错,正如西畑大吾所说,二宫和也在J高无数传奇之中的确有着一席之地。
J高从建校以来就有着无数传奇。
比如明明是政界公子哥却染了一头黄毛还打了耳洞穿了脐钉然而成绩相当可观的樱井翔
比如热爱钓鱼和绘画时不时捏个泥塑却做什么都超级上手迷迷糊糊破了好几个校记录的大野智
比如被称为不老童颜经常被用来与那几个褶子精相比的二宫和也横山裕和三宅健
再比如J高人形兵器冈田准一
而二宫和也则是以游戏著称,毕竟打的一手好游戏还能时不时考个第一的没几个人。
松本润坐在二宫和也旁边,他刚从jump的世界中走出来就看见了学弟西畑大吾的身影。
“哎nino你的小迷弟。”
“嗯注意到了,反正他也在说我哪点哪点好吧。”
二宫和也头也不抬的打着游戏,看到成功通关的时候才抬起头转转脑袋用手掰掰下巴。
“我就佩服你这点,能一边玩游戏还能注意到这么多事情。”
“我也佩服你真能和樱井翔吵架这么多天,连他踢球都不去看。”
“切。他要不来找我我才不去找他。”
“你是刚上小学跟朋友吵架的小学生吗,小学生都不这么吵架了。”
“你不也是,相叶叫你来看他打球结果你就在这打了一个小时游戏?”
“对于我来说只是打游戏的场所变了而已,最后知道了比分就行了。相叶能赢最好,游戏通关也挺重要的。”
二宫和也默默的转头,看着松本润的身后。
“翔ちゃん!”
松本润一个激灵。
“卧槽没人你吓我干嘛吓死我了。”
“jump我拿走了一会还得借爱拔呢。行了他比完了我看看比分多少先走了!”
松本润看着远去的二宫和也和他的那本jump,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吐槽说出了口
“你那么喜欢相叶雅纪就跟他说啊,自己一个人在那憋着多难受。”

二宫和也喜欢相叶雅纪?
J高高二部两大巨头的恋爱?
“你从哪只眼睛看出我喜欢那个笨蛋的?”
“哪有啦哪有啦我和小和是亲密无间的竹马关系哪有什么恋爱。”
来自两大巨头的否认。
大野智:他俩啊…谁知道呢ぶぶぶぶ
樱井翔:嗯?现在他俩还没有表示恋爱,你从哪听来的传言?
松本润:……二宫和也是真的喜欢,相叶雅纪是真的直。
“小和你看到我比赛了吗?看见我进球了吗?”
“嗯嗯看见了,恭喜。给,这周的jump。”
二宫和也从自己包里拿出刚从松本润手上拿回来的jump交给相叶雅纪,相叶雅纪接过来翻了翻,
“果然小和还是在我喜欢看的地方折角了啊谢谢小和!”
“嗯嗯嗯不用谢,你什么时候帮我把最新的游戏买了表达谢意?”
“……啊nino电车来了快上车!”
……至于把称呼都改了吗。
“小和,松润和翔吵架是真的吗?他俩不是一直都挺好的?怎么突然就吵架了?”
“你想知道?”
点头
“樱井翔和松润都不吃香菜突然有一天松润吃了香菜樱井翔认为松润背叛了他。”
沉默
“小和,我回去给你做汉堡肉,我绝对不做生食和贝类。”
“你先把一把盐和一撮盐分清。”
“……是,对不起。”

人的世界很小,珍视的东西更少。
就像相叶雅纪他珍视每次的考试分数不至于被他老爸用锅铲暴打,珍视他的棒球春季联盟为了自己去不上的甲子园而热血,珍视每周小和借给他的折角的漫画因为这样自己就不用那么麻烦。
就像二宫和也珍视他的游戏记录
还有他最珍视的相叶雅纪
“J。”
二宫和也严肃的叫了松本润的名字。
一点都不严肃好吗
“嗯?”
“人的一生都是在后悔中度过的对吧。”
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也许吧。”
“我不想后悔一辈子。”
所以呢
“我想看看相叶雅纪什么态度。”
直说你想追他不就得了
“nino,你想好了,他看起来真的是个直男。”
二宫和也瞥了一眼松本润
“你第一次看樱井翔是不是直男。”
“……是”
“现在呢?”
沉默
“……你去吧nino。别让自己后悔。”
于是今天放学的二宫和也一直在想自己的心事
相叶雅纪并肩站在二宫和也的身侧,跟二宫讲着他今天遇见的趣事。
意外的没有得到小尖嗓的吐槽,相叶有点奇怪的偏头去看二宫和也。
夕阳的光打在二宫和也的侧脸上,刘海软软的垂在额头上,在眼前形成一片阴影。二宫的鼻梁特别挺但是鼻尖却是肉肉的,猫唇的下方点着一颗小小的痣,完美的绝对领域让相叶看了个一干二净。
像是感受到了相叶的视线一样,二宫也偏过头去看相叶雅纪,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相叶雅纪眼中只有那湿漉漉的上目线了。
“没,没事,刚才小和不理我我想问问小和怎么了。”
“啊没有,在想事。”
相叶雅纪转回了头目视前方。他的内心一片平静。
个屁。
相叶雅纪用他17年的人生保证,他的内心那种dokidoki的感觉真的是第一次。
完蛋了,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相叶雅纪没由来的脸上特别烫。
啊,幸亏是夕阳啊。
相叶雅纪的那颗懵懂的少男心无处安放的同时,二宫和也内心也饱受煎熬。
我该怎么说才能让相叶雅纪知道我喜欢他呢,我该怎么做才能让相叶雅纪知道的同时不讨厌我呢,我该怎么做才能不影响到我俩的正常相处呢?
二宫和也从没有一刻像这样讨厌自己聪明的脑袋瓜子。
因为依照他自己的性格根本没有办法爽快的打直球。
“再想想吧。”看着自己的马里奥被火棍扎死,二宫和也果断的抛开了手中的wii。

相叶雅纪拉着樱井翔来到了自己家的桂花楼。
“翔桑你想吃啥随便点!我家菜单上没有的我给你做!”
樱井翔看了看面前的相叶雅纪,又想了想上次的麻婆豆腐引发的血案。
“……相叶,你找我有啥事?”
相叶雅纪迅速的抓起了樱井翔的手,“翔酱我这么抓着你的手你有那种dokidoki的感觉吗。”
你怎么了相叶雅纪。
我喜欢松润。
“没有。我喜欢松润。”
“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松润,但是我对小和有那种dokidoki的感觉了啊。”
樱井翔内心的八卦之魂燃烧了,这家伙看上去直到不能再直原来真的喜欢二宫啊。
樱井翔又想到他跟松润吵架和好的时候松润告诉他nino可能要跟相叶告白的事,他觉得身为J高人人都拜的樱井神社有义务做名好助攻。
“相叶雅纪,你告诉我,你对nino的态度是像对我或者松润或者大野一样的那种还是像我对松润的那种?”
樱井翔正在疯狂转动他的脑袋。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那天看到小和的侧脸就有一种想一直和他在一起的dokidoki的感觉。”
“那你对别人,嗯,对女生有这种感觉吗?”
“没有!”
听到相叶雅纪坚定的否决之后,樱井翔和善的笑了。
“等,等下。”
樱井翔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嗯?怎么了?”
“爱拔桑,你刚才说你什么时候对nino动心了?”
“昨天晚上回家时候看着小和的侧脸。”
呵。侧脸杀。
“那,nino跟你有说什么吗?”
“就是因为没说什么我才不知道要怎么办啊,我是该跟他告白啊还是应该继续这种朋友关系啊?翔酱?”
原来二宫还没说啊。
樱井翔思考了一下二宫和也的性格,迅速的分析了这两人谁先告白在一起的几率会大点,给出了相叶最好的建议。
“我觉得你应该打直球。”
“唉?”
“nino不是最不能应付你的直球吗,你要是直接跟他说还比较好,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真的?”
“嗯,我觉得可以。”
“那翔酱当时是怎么和松润说的?”
我可以拒绝回答你的问题吗相叶雅纪。
得到了樱井翔的建议之后相叶雅纪回家思考了很久。
他看到了桌面上的jump。

“给,小和的jump。”
二宫和也看着现在自己家门前的相叶雅纪,他很想吐槽却不知道从哪吐起。
最后还是揉了揉自己的脸。
“我说爱拔桑,今天是日耀日好吗。在这么一个大家都休息的日子里你早上八点就现在我家门口只为还我本jump?”
相叶雅纪笑的一脸阳光。
“小和,你打开看看。”
唉?
他把我的jump撕了?
二宫翻开了jump,发现在自己折角的那一页夹着一张纸。
『好き』
二宫和也有点懵。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收起笑容正经严肃的相叶雅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和,我喜欢你。”
相叶雅纪看着一脸震惊的二宫和也,又打了一发直球。
“想跟你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二宫和也低下了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笨蛋。”
二宫和也走到相叶的身边。
“这种事要偷偷说啊。”

—END—
*玩梗严重:)